Baidu
您当前位置:休宁信息新闻网 >> 休宁文苑 >> 浏览文章
我的群居生活
来源:本站原创  作者:休宁县图书馆/许剑锋  日期:2020年11月15日  阅读:

前不久,听一位朋友抱怨说租房遇到的烦心事太多了,闹了很多不愉快。因为和熟人合租,很多事情抹不开面儿直说,怕损害了多年的感情,这让我想起了十多年以前我在天津的最后一段时光,当时也是和熟人合租,让我感受良多。

大四下学期,很多同学都忙着考研或者考公了,我那时候没这个规划,还是和以前一样得过且过。毕业之后,我面临一个抉择,是留在天津打拼,还是回家乡发展。因为在天津上的大学,一毕业就回老家的话,感觉心有不甘,毕竟高中老师以前也和我们说:“你们走出去吧,有多远走多远,好男儿志在四方。”于是便和父亲商量,父亲看出了我的顾虑,说:“你先去天津闯闯吧,遭遇社会的毒打,历练一下,才明白什么样的路才真正适合自己。”

到了天津,首先考虑的就是住的问题,这时候大学同学小刘和我说:“住我们这吧,现在五个人,加你一起六个,房租平均一下一个人才两百多,很划算的。”我一想,都是大学同学,好歹有个照应,于是便决定和他们合租。

房子坐落于西青区侯台,离我的母校城建学院很近,很多大学生在这个小区租房住,特别经济实惠。走进屋一看,大概一百多平米,两室一厅一厨一卫,装修有年头了,上世纪90年代的风格,白墙壁已经泛黄,水泥地面,卫生间镜子碎了一块,缺了一个角,一共有两个房间,大房间比小房间大三分之一,一个房间住两个人,还有一个人住在客厅。我问小刘:“大房间的环境明显比小房间好,你们是怎么决定谁住大房间谁住小房间呢?”小刘说抓阄决定的,小刘和小程住小房间,小娄和小江住大房间。于是我和小冉合买了一张高低床,放在客厅,正式开始了我的群居生活,也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独立自主的生活。

群居生活和以前住校相比,有两个不同的地方,首先就是伙食问题,如果顿顿下馆子,开销就大了。于是大家决定早饭中饭自己解决,晚饭大家买菜回来自

己做,六个人分成三个小组,每两天一个小组,一个组两个人,一个人负责做饭,一个人负责刷碗。小刘为了让我熟悉环境,专门带我去菜市场买菜,让我熟悉蔬菜、鱼肉、米面所在的摊点。“平常都是吃素,一顿炒两个菜,周日开荤,买鱼肉的话记得让老板收拾干净,回来让厨艺最好的小娄料理。”小刘一边走一边说,最后说了句:“记得别买茄子,费油”。

我记得第一次下厨很狼狈,在家从不干家务活的我削土豆皮把手消出血了,饭菜做好之后,大家只吃了一口,就默默的放下碗筷,下楼买泡面去了,小刘说:“齁死了,盐虽然便宜,但是也不能放这么多。”所有菜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吃完的,毕竟是自己第一次的劳动成果,感觉比家里的香多了。到了周末,可以吃肉了,小娄去菜市场买了鱼肉,晚上做了他的家乡菜水煮鱼还有丸子汤。大家狼吞虎咽,一边看着球赛一边大快朵颐,真比平常下馆子香多了。小娄后来也指导了一下我的厨艺,直到今天我能下厨做几道可口的饭菜也多亏了那段经历。

伙食问题说完了,再说说开销问题。自己在外住,什么都要钱,房租,煤气水电费,宽带费,供暖费,伙食费等等。于是大家决定每人每月拿一百出来,作为“公款”,即公共开销,放入一个抽屉,使用的时候要记账,考虑到特殊情况,不一定每人每晚都回家吃饭,所以大家约定如果当天有三人或者三人以上在家吃饭才可以动用“公款”,否则晚饭自己解决,如果不回来吃饭下午提前通知当天负责买菜的同学。

群居那段时光也让我明白了谋生的不易,我们不是名校毕业,又没有一技之长,很难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。小娄和小刘毕业之后进了一家保险公司,但是没有人脉开不了单,只能从同学入手,于是包括我在内有很多同学用身份证帮他开了单。后来人际关系榨干了,做不下去了,小刘就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了,这时候小娄心里不痛快了,因为进公司之前说好的大家共同进退,彼此有个照应,小刘这样做太不仗义了。当晚小娄酩酊大醉,一回来就和小刘吵起来了,动静不小,大家都跑去劝,吵着吵着竟然哭了,工作的不顺心,生活的不如意,万般的无奈,在那一瞬间都爆发了……

后来因为父亲身体不好,我也草草结束了那段为期半年的群居生活,回到家乡,陪在父亲身边。每当想起那段时光我都为之动容,它让我知晓了生活的酸甜苦辣,懂得谋生的不易,从而更加珍惜现在的工作机会,也让我体验到了同学之间那种纯真的情谊。近日和小刘视频,看到他才三十出头,两鬓已经斑白,皱纹也爬上了脸庞,言谈之下,才知道这些年他经历了很多,特别不容易。目前他在做两份工作,除了在学校的日常工作以外还兼职了一份家具代理工作,经过多年的打拼,已经在天津拥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在外打拼能开拓眼界,或能创出自己的一片天,享受大都市的繁华与喧嚣;但回到家乡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父母,和朋友一起玩耍,享受生活的宁静美好,点点滴滴皆可入画。我想我已经知道了什么样的路才真正适合自己。

上一篇:扶贫征文:真心扶贫 真情为民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