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idu
您当前位置:休宁信息新闻网 >> 休宁文苑 >> 浏览文章
周诒春的两则轶事
来源:江淮时报  作者:李传玺  日期:2020年11月20日  阅读:

原籍安徽休宁的周诒春,在担任清华学校校长期间为清华发展做出了奠基性贡献,辞职后热心社会公益事业,从政后对朋友也能热心相助,为此广受人们称赞,胡适甚至把他列入现代“圣人”行列。这里说两个他这些方面的轶事。

一是请梁思成林徽因设计店面。周诒春同梁家关系非同一般。1914年他邀请梁启超赴清华演讲,从而推出了清华校训;1931年,他建议朱启钤为营造学社引进梁思成等人,并亲赴沈阳东北大学做梁思成的工作,从而为营造学社古建研究打开了新局面。1930年代,周诒春还在担任仁立公司董事长,为了让公司的产品在销售过程中更吸引人,他邀请梁思成林徽因夫妇为“仁立地毯公司”门市部设计店面。这是来源梁从诫回忆。梁先生在怀念母亲林徽因的文章《倏忽人间四月天》中说:“三十年代是母亲最好的年华,也是她一生中物质生活最优裕的时期,这使得她有条件充分地表现出自己多方面的爱好和才艺。除了古建筑和文学之外,她还做过装帧设计,服装设计;同父亲一道设计了北京大学的女生宿舍,为王府井‘仁立地毯公司’门市部设计过民族形式的店面……单独设计了北京大学地质馆。”这里单说设计“仁立地毯公司”店面的事。既然梁从诫在文章中没有说明是谁邀请的,为什么我这里能确定是周诒春呢?关于周诒春与仁立公司的关系,1935年接替周出任仁立公司董事长的孙锡三有详细回忆,周诒春在美国耶鲁大学上学时,有个同学叫费兴仁,费回国后,因家境清贫,又无固定工作,只好每天在天桥市场为游人拍摄快照,或者为外国游人当导游帮助介绍购买手工艺品等,以谋生计,他去找周诒春设法资助,“因有同学旧交,加之看到费尚能克勤克俭地工作,周遂凑足资本2万元,开设仁立号合伙商店”,到了1920年后,为了扩大经营,周又邀集亲友,凑足资本10万元,改为仁立实业股份有限公司,“在北京王府井大街购地建屋,并在北京八面槽租房成立地毯公司”,直接经营进出口业务,周任董事长,费出任经理。虽然后来费退出,但周仍通过关系保持10万元股本继续生产营业,同时请中孚银行入资,保持公司资金的稳定周转,而公司的中高层职员基本上是清华毕业留美回来的。1935年周出作国民政府实业部次长,退出公司,董事长一职由中孚银行襄理孙锡三接任,“我接任仁立公司董事长职务后,仍以萧规曹随的方针经营仁立,每年必亲去南京向周面陈仁立的一切情形及重大事件,并征求周的指示”。鉴于周与梁思成夫妇的关系,周在公司的地位与影响,以及周经营公司的目的,请梁、林设计店面以增加公司及产品的影响力,应该是周诒春莫属。这个设计一直维护到改革开放后才被后人无知的改造,梁从诫在文中说:“可惜他们设计的装修今天被占用这间店面的某时装公司拆掉了。名家手笔还不如廉价的铝合金装饰板。这就是时下经理们的审美标准和文化追求!”

二是帮助赵元任先生脱困。赵元任先生是第二批庚款留美学生,那时周诒春还没到清华(或游美学务处),赵元任1925年回清华出任国学院导师,则周已离开清华,虽然两人在这两件事上没交集,但并不代表两人在这个时间段上没有交往,周担任校长期间,每届毕业生他都是亲送到美国,并且开始倡导组织“清华同学会”,两人应该说有所了解或可能有了交往。

当抗战爆发,赵元任一家陷入困境时,周诒春及时给予了帮助。七七事变后不久,赵元任忽然生了疟疾,用杨步伟的话说,“我们自从结婚后他从未生过大病,而在这个大乱的时候,他偏偏得了恶性疟疾,六天的高烧,南京中央医院两三个名医来看。以后人弱得不得了,一听见小声音就一身大汗不止”。此时赵元任从美国回到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,抗战全面展开后,在南京的各机关包括文教科研单位也开始向大后方搬迁,于是生了病的赵元任及其一家如何撤向大后方就成了难题。杨步伟回忆:“听见苏州都被炸的缘故,我着急起来了。因为元任病中一点声音都不能听见,一有声音就满身大汗出得不止,如何能听见炸弹的声音呢?我正在无办法时,孟真来了,我和他商量办法”,他说“元任因病自然可以先走,叫我向吴亚农要船票,我对吴说,吴回我须和李济之先生说,因那时傅做政府的抗敌工作顾问等事忙去了,李则代理所长。我就去问李可否让一两个舱位给元任带一个女儿先走,我们以后再说”。李、赵早就相熟,现在又在一个所工作,且赵眼下又处于这样一个状况,没想到遭到了李济的否定(这也成了后来赵、李矛盾的一方面,赵元任随后再度去美讲学也与两人不睦有关)。因李济话中有“我们听差的都有职务的,暂不能让”,所以“我回到家中,行为上还不敢给元任知道,可是心里难受极了,坐在楼下客厅里出眼泪(我是很少出眼泪的人),心想今日才知一般人争权之故”,正在这个时候,周诒春来看赵元任的病,一见这个情景,连忙问她为何伤心,是不是赵元任的病变坏了。杨步伟忙说不是,就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。周诒春一听,立即说,你不要急,我来想办法,明天太古船有实业部包的一个整大菜间十个舱位,我来找他们调剂。说完随即离开。而到了晚上,周诒春就把船票送来了,告诉她“明天中午上江顺号船”,同时还表扬了一把杨步伟,赵太太真给别人想得到,在这个时候都是各人顾各人,能占多少就占多少,不给别人着想,而你仅提出只让元任和大小姐先走,正是你这样做,虽然我今天叫别人让舱位不容易,但一对他们说了你的做法,“很快地匀出来一间大菜间”。拿着周诒春送的船票,第二天也就是1937年8月13日上午,“我带了三个小的送他们到船上欢欢喜喜地离开他们”(虽然心中十分悲痛)。周诒春的船票解决了赵家一大难题,使得病中的赵元任得以早点从容撤走,并很快得以恢复。周诒春的这个做法是他对清华同学的真诚关心,也是他为人处世品德的真实体现,同时使得杨步伟对他充满了感激,使得她后来在写回忆录时,用对比的方式浓墨重彩地写下了这一笔。

 

上一篇:草木乡恋榆村行
下一篇:没有了